【詩詞文章】朵朵

我的耳朵很餓
必須用滿滿的聲音填充每一根神經
有時也想要安靜
更多的時候 它 怕極了寂寞
怕極了夜 那種孤冷詭譎的絕望
於是他不停需索
緊緊抓住每一絲碰撞
感受喧鬧的幸福
然後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