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詩詞文章

【詩詞文章】迷航

世界沒有我想像的和平
也沒有所謂公平正義
世界很傾斜 斜到讓人站不直

我帶著一顆赤子之心 來到這個世界上
卻發現最引以為傲的好
變成無用的邪惡

一顆白皙的鑽越磨越圓
失去了凌厲的角 卻也越染越黑了
光滑了的同時 也看不見光芒了

我努力抓著僅存的一絲純真
卻沉溺在無邊的黑水溝中
載浮載沉 找不到光線

多希望能看見燈塔
即使是小小的漁火也好
指引我方向 讓我不再迷航

卻只能靜靜期盼
靜靜地等待
在竭盡全力嘶吼吶喊 卻毫無回音以後

[2008.3.18]

【詩詞文章】不在

妳說 妳的心底流出了一條長長的河
它帶著妳的傷痛 湧出 潰堤 然後悠悠東流
妳說 因為妳無法控制自己胸口的野獸
於是妳傷害了自己 和我

我曾經是那樣地相信著妳哪!
我知道妳的溫馴和可愛
妳在我面前永遠都是無辜而善良純真的
而確實 妳是! 在我面前的妳 是…

是什麼樣子呢?
最終的妳 到底是什麼樣的妳呢?
是我認識的那個她嗎?
或著 其實我一點都不認識妳?

倦了…我倦了
不該再想這些的…
而從今以後 我該用一個新的面容來面對妳 跟我
我…不在身邊的日子
希望妳過得好…

【詩詞文章】不再

我不再在你起床的那一刻給你親吻
我不再出現在你的餐桌前
我不再在陽光下閃耀 脫離了外面的世界
不再高聲歌唱
不再在意衣服穿的是否光鮮
不再管世俗的眼光 不再工作

你是否覺得我不再愛你
是否焦慮平凡生活的改變
是否開始擔心我全面脫離你的世界
是否憐惜我的遭遇 還是痛恨上天不公平

一開始我也害怕 我害怕這個變調了的世界
害怕這個陌生又痛苦的地方
害怕我一天一天改變的面容
會讓你認不得我 讓我不敢面對自己
我害怕 總有一天要離開你 到沒有你的世界去
更害怕你會因此嫌惡我

謝謝你給我的溫暖的愛 讓我克服痛苦
謝謝你溫柔的陪伴著我 讓我相信永遠的愛
變得醜了 變得虛弱 但是我知道愛可以永恆
這一切的一切 遠比手中戒來得珍貴
只是 我總該放手 而你 也總會失去的
只希望你在我無法陪伴的日子過的好些
因為我已腐朽挽救不回
但我的靈魂將伴你一生 永不分離

【詩詞文章】如果…

如果我滿懷的心願 可以被聽見
是不是就可以開心一些?
如果我的眼淚 可以少滴落一些
是不是表示幸福離我更近一點??

曾經許下好幾個心願
希望我不要再難過了 希望我得到真正屬於我的幸福
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有人可以給我了
卻要不被祝福 卻要被否定 卻要被剝奪

那我該是什麼 為什麼我不能是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才可以是我自己 又可以讓父母開心
如果對父母體貼 做個乖孩子是這種結果
那我到底在求什麼 在努力什麼??
如果真的想求回自己 又真的必須讓父母傷心
那我該怎麼做…
我真的不想在痛苦下去了 這樣活著的我真的很痛苦很難受
但是這樣的結到底要存在多久
我還要在暗夜裡偷偷飲泣多久?
我不知道…

我迷惘…

如果神 真的能聽見我的聲音
我想請求您 讓他們聽見我的聲音吧
讓他們 給我自由…

【詩詞文章】深情

我每天想你 每天想你多一些
我心甘情願 卻苦苦被思念給折磨
一天過一天 涙就一天多過一天
滴 滴 滴

在一起的時候 好害怕有一天 有一個時候
我們必須分開 我將失去你
我總是緊緊地抱著你 每一分每一秒
都需要你的溫暖 融化我小小的 害怕著的心

你每天都陪著我說話 在電話的那邊輕聲細語
說著好多好多情話 連工作忙著還顧忌著我的心情
你要我等你 存夠了錢就給我永遠
你說現在思念的痛苦 就用一輩子時間補償
你聽著我哭 就想馬上跳上火車來見我
我當然知道你的情深

只是我們都不能 不能不在這個時空
自由的一起作夢
這樣的我們會不會好笑
我只覺傻 卻又感動

【詩詞文章】朵朵

我的耳朵很餓
必須用滿滿的聲音填充每一根神經
有時也想要安靜
更多的時候 它 怕極了寂寞
怕極了夜 那種孤冷詭譎的絕望
於是他不停需索
緊緊抓住每一絲碰撞
感受喧鬧的幸福
然後安定

【詩詞文章】懂得

原以為我很懂愛情
看見你傷透了心的眼
才明白 我沒有任何立場和能力

同情和疼惜灑了一地
卻抵不過你一聲嘆息
而你 竟然是我好朋友的那個伊
與你之間 是因為她才交換訊息
現在 卻不知該怎麼幫你

我不懂得愛 因為我還沉醉在永遠的幸福裡
我還只知道 該怎麼去愛 怎麼守著一顆心
對待一個還愛著我 我深深愛的人

或許她真的自私 或許只是理所當然的現實
愛情中誰不是只想好來好去
開心難道不是應該追求的目的

或許 我只能站在一邊看著你
體驗著複雜的心情
我矛盾的心 還不懂得
什麼是愛情

【詩詞文章】再尋不見 永恆

那甜蜜的時光 現在還在我的電腦裡
偶爾出現在我的桌面
一起買過的東西 領養的小白貓
還是跟在我的身邊 每天陪伴著我的孤寂
我們也曾經相信永恆的 不是嗎?
而你 是為照片表框 寫下永恆誓言的人
我不曾忘記 因為我也曾用心
在一起的時候 我總愛發脾氣
而你 總是任性
不過我疼愛你 而你的依賴 我也愛
我呆呆的相信 那永恆的甜蜜
在我掌心之中 確定
在一起一年零五十七天
不過今天你是坐著別人的車來的嗎?
你已經對他用小貓似的甜蜜說話了嗎?
你像從前的我們一樣 依偎在他懷裡嗎?
送你的玫瑰 謝了吧
我的心 是不是也該離去?
我還想尋覓 那永恆的記憶
你卻要我別自私 該還你天空去飛
我懂 你追求自由的心
卻…矛盾著 愛你或祝福 這簡單的問題
提筆寫下 2004 耶誕夜的日記
因為我 再尋不見
永恆的愛情

【詩詞文章】假寐

吃了藥 終於控制不住自己
沾濕了枕
本想靠自己的安慰 用自己的努力
壓抑 抑制 度過去
安慰卻成了狂語 努力變成咆哮
震裂我 涙盈的眶
無力 終於還是無力控制它
這個長駐於心的惡 這個將綠樹群花摧枯的魔
漫拖著空軀 輕輕解了藥片
和水 嚥下
這樣變得救了嗎??
突然好像所有雜亂的思緒都降落
我 可以安眠了嗎
做了一個又一個夢…..原來
一切的一切 都只是我的假寐

【詩詞文章】體溫

身上的毛衣很暖
那是慣常陪我度過冬天的羽翼
然而 我依戀的 不是這樣的冷冰
而是你的一個眼神
只要沾上你的體溫 我便能融化
便不再害怕流逝的時間 和窗外荒涼的利刃
你的愛 或許不比灰色的毛衣堅固
但我仍想緊緊將它栓在懷裡
我要你的輕擁 和你深情的吻
即使失去了所有 即使有一天終將回到原點
能依偎著這溫暖 已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