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詩詞文章

【詩詞文章】讓我 給妳一生的承諾

讓我 給妳一生的承諾
讓你在我懷裡時能睡得安穩
讓我 給妳最溫暖的呵護
讓妳能在獨自面對孤寂時 勇敢

也許我不能保證 生命中的每一刻都能陪伴著妳
但我要妳知道 我的心 從不曾有一分一秒離開過妳
希望妳堅強 也是因為愛妳
不要看妳害怕孤獨 而落莫流淚
卻只能在八百里外的另一個世界 無奈

在一起的時間真的很好 甜蜜
當然 因為我是真的很愛妳
但 我的愛 不要妳為我牽掛 思念 痛苦
突然害怕起 分隔兩地 兵變
因為我真的知道妳的依賴 妳的脆弱

所以 如果
我給了妳一生的承諾 能讓妳安心的睡著 微笑著
能讓妳在夜風中擊敗孤寂
那麼 就讓我許下這永恆堅定的願望吧

讓我 帶著妳
面對天涯的潮落…

【詩詞文章】害怕…

我們的愛情注定要失敗的嗎
為什麼 我的心 總是不安
我不要失去 我不要別離的那一天
你對我越好 越疼我 越珍惜我
就越養大了我的恐懼

我對你的愛是一種依賴嗎
好像把你當成了親人似的
我還不會分辨 那種會說別離的關係
我汲取你的養分 在你懷中入睡 然後長大
卻越來越無法與你分開 好像共同體

我們終究還是要哭著劃下休止符吧
我在最後倒數中
即使費盡了力氣要忘記
一但想起 心裡最深層的恐懼 會甦醒
我不要失敗 不要依賴 我怕 我害怕沒有你

我愛你 愛你 卻也怕失去你
我怕 我怕 真的好怕好怕…

【詩詞文章】黑色寂寞

今天 絕非什麼特別的日子
就是一個星期週末夜

我 卻異常的 冷

台北街頭 只剩 零星 閃爍 車燈
連街上霓虹都不見
就這樣 深呼吸著帶著水氣的寒冷空氣
一個人 走著

不要任何人陪 也無須安慰
因為 我的心 原本就冷 比什麼都還冷
不需要溫度 不需要假象的愛 來救贖

發抖著 不禁雙手互抱了
這是否也是一種假象 告訴我
心 早已沒來由的 接受了現實 那種不甘 的寂寞

人家說 寂寞 難耐
不過就如此爾爾
不過 痛 確實 而 渴望 就快決堤

我想
今夜 或許會被黑夜打敗
不過 我不甘心 永遠 做你的奴隸

不願
因為寂寞 而離開你
因為害怕寂寞 而愛你

猶豫了
怎麼會 又被淹沒…

我的 黑色寂寞

【詩詞文章】脫離

木頭製的娃娃 在書桌檯燈上吊著
詭異地維持著機器刻出的微笑
為了討好全世界 曾捨心瞥她一眼的人
用盡了心機 用盡了力氣
只為維持 那虛假到空洞的討好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新的木娃娃 也沾了灰 也染了情
不願做人的魁儡 不願永遠保持微笑
不願面無表情心如止水 一天一天荒度

於是 她掙扎著要有一番作為
她發下豪語要改變命運
畢竟 木頭娃娃就是木頭娃娃
巧匠早已為她安排好了醫生的道路

掙扎啊 妳儘管掙扎吧
再怎麼努力 也擺脫不開強力膠的束縛
也脫離不開鐵釘的銳利
最後的結果 大家都知道 只是死路一條

只是 執著的人就是在最後 仍不願相信命運…

【詩詞文章】改.變

想要告訴你 太多事情
在我的心裡 有太多陰影

痛的苦的 傷悲哀痛 我所有的記憶
雖然不想再提 卻想通通告訴你
我要你相信 對你的真心 不容懷疑
卻 容易出現掙扎 惶恐 不安的心

不是我不再愛你 不是我不夠愛你
取而代之 是愛你的心太盛 讓我的心湖滿溢
淹沒了所有傷口 淹沒了我的執著 與理性
然 壓抑著的獸 卻不斷撞擊著我 痛

終於記起 終於隱藏不住 狂烈侵襲
然而出現的 卻是無可衝破的困境
或許再多一點努力就可以 只是我一出發就放棄
或許再痛一點點就可以 只是我的膽怯和猜心

愛你愛你 我真的愛你
這些日子來 卻早已忘卻熟悉已久的慣例
甚至完全遺忘了 期待你電話的那種開心
你固執緘默 而我失了憶

一切看似正常 美好 卻早有嫌隙
我懂 我想你也明白 這秘密
該改變 我知道不能再逃避下去
因為我的心 早已承受不住得 崩毀離分

或許改變 嘗試的時機已經來臨
雖然我知道實在不容易 因為我心的結如根盤地
答應自己 要答應自己 我可以
越難的事就越要去突破 何況 也是為了自己

【詩詞文章】每一顆不安的心

每次 每次 經常 經常
總需要經過掙扎 和深深的思慮
來讓生活達成協議

認為自己做得夠多 或是其實相反?
在每一步棋下過之前 在親情與愛情間
反反覆覆 我的心 在拔河

當下定了決心 卻必須準備好面對其一的失落
究竟哪一方才是重要的 哪件事是呢

我不希望聽見他的嘆息 就必須接受冷諷
和無言的抗議 或是冷戰處分
或許 某天火山再度爆發 讓我跌入死亡的深淵

不想看見父母不開心 卻必須違背我的心意
讓我感到 不 自 由

但 什麼才是長大 什麼才是自由?
我 通通搞不清楚了

晚回家 得到了兩張冷淡的面孔
不安 害怕他們暗地理的譏罵
害怕醞釀了溫度

不安 不安 焦慮 焦慮
卻無法說出口 卻無法控訴他們不夠愛我
因為 連我自己的心意 我都無法明白

那我的不安 代表了什麼??

尋不見方向 和曙光
是否 才是真正的不安?

【詩詞文章】你是我生命中的恢弘

你是我生命中的恢弘
放寬了我束縛著的世界
你點起了那盞燈
帶領我逃脫滅亡的枷鎖

曾經 我也有害怕 許許多多
驚怒哀憤的夜
曾經 我也想不開 反反覆覆
差點就造成了悔

你是我生命中的驚嘆
像瞬間出現在夜裡的蝶
你吟了佛的咒語
替我變出了彩虹的歡欣

於是 我決定一生一世的愛著你
將我永生的咒獻給了你
於是 我決定此生來生陪伴著你
償還 你給的恩情 我的情債

只因 我深愛我生命中的恢弘
著了迷的 深愛著你

【詩詞文章】旅行

這一次 你又說了離別
匆匆消失不見 離開了我的視線
期待著 我期待著的纏綿 看來已無法兌現
你就這樣說再見 帶著涙

怎麼 我們的愛充滿了太多道別
每一次 都是不捨的涙 在飛
我阻止不了 能給的 只是我全心的愛
你無奈 所以交換 聲聲安慰

如果 你的離開有天將化作永遠
知道嗎 多遠我都將追隨
如果 可以讓我們多靠近一點
再多次我都不會拒絕 說再見

【詩詞文章】都好

「晚上要吃點什麼?」
「都好啊。」
「那要買回來吃還是在那邊吃?」
「都好。」
「我就知道你會說都好。」
「我本來就會這樣說的啊。」

都好, 這是我的口頭禪, 常常當他問我什麼問題, 我想都不想, 或是無法決定, 這句話就脫口而出了。

但是愛情不能都好、親情不能都好、考試, 更是不可以。

只是…我做的決定對嗎? 我選的人, 是不是就是命定的那一個? 這種種的種種,都無法確定, 也不能決定。

於是, 就讓他隨意吧! 所有的問題, 都不去要求解答, 也不問對不對。

於是, 就好好的享受, 珍惜當下吧! 好好的對待身邊的人, 好好的做應該把握的事, 然後期盼是對的、然後交給命運來做決定。

這樣的想法或許消極, 但是, 又能怎麼樣呢?

身為人, 不可測的、不可控制的現實太多, 小小如我, 又怎麼能說變就變、說改就改?

還是都別去計較吧! 都隨意, 或許, 才能找到開心…。

【詩詞文章】遺忘

我遺忘了 落日橋頭下
一棵紅楓 往日的颯颯沁煙

我遺忘了 在故鄉的麵包店前
打個飽滿的嗝 讚嘆那濃郁深厚的奶油香

習慣了 那雙略顯得舊了的鐵灰布鞋
這不知陪我走過多少歲月的老伴

我選擇了忘卻
那所有的恩惠 一切重擔
我不要束縛 我要飛

飛出名為親情 依賴 昨日的燕巢

我掙脫 我壓抑了痛苦
卻也替自己找來更多的苦痛
我折磨著自己
一遍又一遍 在夜 風中的火燭

我遺忘 遺忘去細細品嘗
阿婆酸梅湯獨特的酸甜
也早已忘卻 老榕樹前 曾有過的童年稚笑

追逐著完美 追逐著填補生活的空虛之中
我忘卻了自己的容顏

原來 那厚厚的一層死灰之下
撥開它 竟還留著童年 嬌嫩的臉

原來 我遺忘了的
不只是家鄉的風景 不只是身邊的溫馨

竟也是愛我的人的心
和我最純真的 坦然 和率真